Menu

专访北京文投“掌门人”周茂非:游戏监管宜疏不宜堵

2019年2月14日 - 乐天堂体育投注

原标题:专访北京文投“掌门人”周茂非:游戏监管宜疏不宜堵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 阎侠)1月15日,北京市两会举行第四场“履职新时代”访谈活动,活动结束后,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茂非。在他看来应该给予文化投资领域更多信心支持和政策鼓励,他称:“宏观经济越不好,越要投文化产品。”

 

周茂非认为在2018年经济形势确实不太乐观,文化产业投资确实呈增速放缓的趋势,但作为北京市国有的文投集团来讲,投资规模不降反升。数据显示,2018年1月到11月文化产业规模以上企业收入总计9250.1亿元,增速达到13.1%,几乎高于国民生产总值增速的一倍,这其中有很大程度来自投资拉动。他判断2019年文化产业投资会呈现先抑后扬的趋势。

 

北京文投计划在2019年增加100亿元以上的投资金额,并在无形资产融资担保和融资租赁上进行探索和试点,为轻资产、重创意的文化产业企业提供资金保证。在周茂非看来,针对内容领域的投资,风险把控应占据首位。

 

周茂非还对文化投资中比较热门的电影、游戏、衍生品行业进行一一点评。他称2019年总体票房增速将持续放缓,约在650亿元至700亿元之间,对单部影片像《战狼》这样的爆款,投资人也无法预期票房;谈及2018年受版号影响的游戏行业,他称游戏确实是时下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应该注重疏而不是堵;对于故宫等文化单位纷纷推出衍生品的行为,他表示只要产品质量过硬,“口红、睡衣没有什么不可以”,并认为这是对文化的另一种传承。

 

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文投集团)成立于2012年12月11日,是由北京市政府授权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旗下拥有文创基金、文化中心建设基金、集团母基金三只基金,文创基金主要用于股权投资,文化中心建设基金用于重大项目在京落地,母基金主要做重大资产并购和产业融合。文投集团为北京市的文化产业建设提供了重要的资金保证和服务基础。周茂非从2017年开始担任文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是名副其实的文投“掌门人”。

 

谈故宫文创:只要产品质量过关,没什么不可以

 

新京报:最近故宫推出的彩妆停产,引发市场关注,在你看来故宫文创是否有文化保护的合理形式?

 

周茂非:故宫文创的发展模式我是赞同的,我们文投集团也和故宫文创成立了合资公司,叫北京故宫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这实际上是利用老祖宗留下的文化资源,开发衍生品。

 

故宫的资源那么丰富,馆藏180多万件文物,但百姓来到故宫的机会比较有限,我们要让故宫的文物走进寻常百姓家,实际上开发文创产品就是一种方式。比如说口红、睡衣,我个人认为没什么不可以。

 

因为这些产品实际上可能在包装过程中把故宫的一个故事,或者是故宫的一个发展的经历体现在这个产品上,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的,只要它产品质量过关。

 

谈游戏监管:应该疏而不是堵

 

新京报:2018年,短视频、直播、游戏都面临内容层面的监管,这是否会影响到它们后续的发展及信心?

 

周茂非:2018年以游戏为例,国家有关部门对版号的行政许可收得很紧,我理解主要原因应该是对市场或者对企业的监管在增强;第二,也有机构改革过程中人员的变化,可能对这情况了解的还不是很充分,在过程中大家拿不准,审核时可能就会收紧一点;第三,像短视频类和一些网上的自媒体的管控,应该说在加强管理,这肯定是大的方向没错。

 

但我理解,对短视频或者是其他类型的自媒体的管控,是有必要的,但是对网游、手游和页游这类游戏开发企业,不应该更多地限制。如果它的内容方面不存在问题,是喜闻乐见的,能够带给大家娱乐,还是要鼓励其发展。

 

新京报:为什么把游戏从其他网生内容形态中单独挑出来?

 

周茂非:在一些专家看来,游戏产业影响了年轻一代,但这个观点不完全正确。

 

我个人认为,现在已经进入了数字化的时代,现在的年轻人跟20年前的年轻人不一样,现在的中学生、大学生好像离开手机就不会生活了,但是在20年前,他们没有手机一样可以上学。

 

在马上进入5G时代时,如果说我们对这种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还用行政的手段去阻碍,是不可能达到效果的。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去疏而不是堵,应该在内容选择上去把关,应该鼓励开发青少年益智类游戏,而且现在游戏也不单是针对青少年的,还有针对各种细分群体的,比如女性。

 

游戏给大家的生活增加了乐趣,这有什么不好的。我儿子也玩游戏,我有时候也会跟他探讨探讨。

 

新京报:版号问题还会影响游戏行业多久?

 

周茂非:去年严控,目前已经逐步开始在放,我个人理解还是跟机构改革过程中的磨合和交接有一定的关系,2019年应该会好一些,应该会恢复正常。

 

文投对游戏领域的投资不会有差异,一视同仁。文投旗下的游戏公司都玩网络,在2018年的业绩不错,利润接近2亿元,如果不受版号影响,它的盈利水平会更高。

 

谈电影寒冬:单片不确定性大,2019年增速继续放缓

 

新京报:如何解决文化投资的高风险问题?

 

周茂非:目前电影领域就是分散投资,一部电影十家以上参与,拿10%左右的份额。去年我们投资了十几部电影,比如《唐人街探案2》《一出好戏》《李茶的姑妈》等等大部分是分一些份额,但是过去耀莱出品的电影《天将雄狮》《铁道飞虎》《我不是潘金莲》我们都是主控的。

 

电视剧相对比较稳健,从2018年开始,我们投的电视剧比较多,电影的不确定性比较大。有的投资几个亿,但票房只有几千万,有的投资一点份额,但回报很高。

 

新京报:对投资人而言,电影行业的不确定性很大吗?

 

周茂非:我们之前投资的《无名之辈》,电影制作费只有4000万,我们投资了10%份额,但票房快8亿元。票房这个东西,有时候投资人也预期不出来,像《战狼》我们看片的时候也觉得是10亿票房左右,没想到最后50多亿票房,后来的《红海行动》其实动用的资源更多、更大,但没有《战狼》反响那么强烈,可能也有当时环境的原因。

 

我们对电影公司都有一些支持,很多头部电影企业都有做过融资租赁。目前国家电影局和各省局批准的有700部左右影片,真正能上院线的只有100多部,其中能赚钱的比例也就30%,是不确定性比较大的行业。他们获得的关注度高,但整体体量并不大,2018年票房600亿元,2019年增速还会继续放缓,不会再出现以前的两位数增长,预计整体票房在650亿元至700亿元。

 

谈文化投资:2019年呈现先抑后扬趋势

 

新京报:2018年北京市文化产业领域投资的整体情况是怎样的?

 

周茂非:2018年的总体经济形势确实不怎么乐观,从北京市来讲,在陈市长的报告中可以看到北京市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6.6%左右。

 

鉴于这种情况,在投资方面,包括文化领域在内,各个领域都存在困难。但如果单独看文化领域的投资,我认为,不但没有降还有升,这体现在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的增长速度高于GDP接近一倍。按照最新的国家的统计标准,2018年1月到11月文化产业规模以上企业收入总计9250.1亿元,增速达到13.1%,这个增速一定是由投资方面进行拉动的。

 

就文投集团来讲,从投资基金、小额贷款、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几个板块来看,各个业务也都比2017年增长了一大块儿。以融资担保为例,担保额度增长超过两位数;融资租赁也是一样,我们直接为企业,以无形资产和有形资产做融资租赁标的物,放出去的款项达到了110亿元,也远远超过2017年。

 

从文投来讲,投资并未减少。但整个社会对文化产业的投资是呈增速放缓趋势的,应该这么定位。

 

新京报:可以提振文化领域投资的措施有哪些?

 

周茂非:2019年上半年仍然存在不确定因素,包括国际和国内的经济形势的影响,我觉得主要还是在信心上。目前民间资本并不是很缺,但是信心上、政策上,要有具体的措施,如果具体措施可以实施下去,我相信投资会不断增加。

 

从文投来讲,一方面2019年我们加大了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基金募集的力度,现在我们有三只基金,分别是文创基金、文化中心建设基金、集团的母基金,文创基金主要是股权投资,文化中心建设基金用于重大项目在北京落地,母基金主要做重大资产并购和产业融合,包括文化和旅游、文化和科技,以及文化和健康等等。现在我们基金的规模已经超过400亿元,我希望在2019年继续增加100亿元以上。

 

另一方面是在融资担保和融资租赁上,特别是以无形资产做融资租赁标的物的融资租赁模式,这个是国家给北京特殊批准的一个政策、一个试点,目前第一轮已经结束了,第二轮北京市政府已经报国务院,继续保留了无形资产的融资租赁模式。这让企业的IP资源、知识产权、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都可以像飞机、汽车一样变成企业可用的资金。

 

最近我们又跟证监会、知识产权局做了沟通,我们在深圳一个交易所,成功获批了全国第一单知识产权的证券化,以知识产权做融资租赁标的物,发ABS(资产证券化)。

 

这样实际上,就让拥有众多IP资源、知识产权、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的文化企业,能够变成真金白银,为企业解决了融资难的问题。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就会形成强大的发展动力。

 

总体上,2019年上半年还是很困难,下半年会有一定的增长。经济学界有一种观点,越在宏观经济不好的时候,越要投文化产业,因为它是逆市增长,我也用这句话给大家提振一下信心。

 

2019年文化产业投资总体上是先抑后扬的。

 

谈投资逻辑:风险把控占重要位置

 

新京报:作为北京市的国有投资集团,北京文投选择投资项目的方法论是什么?

 

周茂非:文化行业投资可能不同于其他的行业,风险把控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众所周知,文化企业多是以IP为基础的,也就是说文化企业轻资产、重创意的形式是比较普遍的,很多文化企业只有团队、创意和电脑,没有重资产,但为什么在投资中估值仍然比较高,这就是文化产业的特点。

 

我们在投资过程中,首先,要求这个企业在内容导向上不可以有问题,否则投了白投;其次,看重创意和核心资源;其三,看重团队,很多文化企业团队没了,企业就没了;最后是发展前景和盈利模式。从这几个角度来讲,对我们来说是比较容易把控的。

 

新京报:在投资过程中,北京文投的风险防控措施有哪些?

 

周茂非:在投资过程中,以风险投资为例,我们基本不在天使轮进行投资,绝大多数都是在A轮、B轮甚至Pre-IPO再进入投资,这样的优势是可以规避风险。

 

对于内容产业的投资,像电影、电视剧,我们最先考虑的都是内容。众所周知,投资电影的风险很大,为了分散风险,现在一部电影都是十多家一起投。否则一部电影可能需要一两个亿的投资,但票房只有几千万,那就是血本无归。

 

电视剧只要有好的本子,只要有电视台、网络平台购买就行,相当于电影直接面对C端客户,电视剧面向B端客户。我们基本上采取跟电视台、视频网站合作的方式,或者是在网站和电视台都有播出意向了,我们才会投。这些都能规避风险和降低风险。

 

对于风险投资来讲,是另一种逻辑,可能投资十个项目,有一两个成了就行,但我们基本都是投资A轮、B轮或者Pre-IPO,尽量规避风险。 

 

最后,我们会在尽调过程中有投委会、风控团队,风控团队先把关,然后投委会再进行集体决策,这样基本上能规避风险。到目前为止,2018年我们投资的项目基本上是盈利的。

 

谈无形资产融资:救了很多公司

 

新京报: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为文化企业纾困而推出的无形资产融资租赁?

 

周茂非:融资租赁是说,你的舞美、灯光、音响要投资,可能需要3000万元,你没钱,如果我看好这个项目,我的融资租赁公司把这些东西全买了,租给你,你用你的票房收入给我租金,当然在租赁过程中有一定的利息,这是有形资产的融资租赁。

 

无形资产的融资租赁,是你有一定的资金,然后你拿出这台演出的知识产权,我给你作价5000万,我把知识产权买过来了,你这台演出的创意权和IP(知识产权)转让在一定时间内是我的。以五年为例,五年后你利用演出收回的票房,连本带息还给我,我再把知识产权以一个极低的价格还给你。

 

新京报:无形资产的融资租赁能否缓解文化企业寒冬?

 

周茂非:去年融资租赁救了不少企业。举个例子,制作过《奔跑吧兄弟》《创意中国》的大业传媒,当时遭遇银行抽贷款,如果没有我们进行融资租赁的话,可能就倒闭了。大业传媒是用一个无形的动漫IP形象,是他们开发了十几年的动漫形象,进行了融资租赁,一次性给了大业传媒两亿元的资金,大业传媒现在是行业内头部的企业。

 

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文投的作用,就是打造文化企业的投融资服务体系,更多是为北京的文创企业,特别是中小文化企业,真正地解决融资难、融资慢和融资贵的问题。去年文投的融资租赁差不多有40%是无形资产的方式,但是用无形资产在银行进行贷款的不到1%。

 

更近一步的是需要针对无形资产建立一套评估体系,我今年的建议也是加快北京文化产权交易中心的建设,政府工作报告也加入了这句话。未来要利用文化产权交易中心,把知识产权的孵化、评估、交易、输出、使用的各个环节形成产业链。同时,政府也应该对交易过程中的手续费进行一定的补贴,让企业更多到这个平台上来。

 

我觉得这些可能都慢慢来,不会一口吃个胖子。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阎侠 编辑 郭超

摄影 王贵彬 

校对 郭利琴 付春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www.dafa888.com qy6千赢国际娱乐老虎机 濠庄官网 阿克苏网址导航